阮白和阮漫微姑侄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张雅莉不请自来的进入别墅。

  阮漫微简直被张雅莉从头到脚,一身奢侈名牌给闪瞎了眼睛。

  暂时先甭提她身上穿的价值几十万的香奈儿套装,就连她拎的黑色时髦皮包,也是爱马仕雾面鳄鱼皮的,加上她手上戴的那块价值几百万的,全球限量版理查德米勒猴手表,还有她无名指和中指上的拍钻和超大宝石钻戒,这一身行投下来轻松抵得上a市一套精品好房。

  她知道慕家是豪门大族,慕少凌也极能吸金,但如此将金钱赤裸裸的炫耀在自己身上的,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。

  更何况,现在t集团正面临着生死存亡的关头,那些无辜受难者还在向慕家声讨他们的赔偿问题,张雅莉还如此大张旗鼓的炫富,难道她就不怕被媒体逮到疯狂的煽风点火,更加的黑她儿子的公司吗?

  真不知道该说这女人太狂,还是太蠢?

  但张雅莉可不管那些,她高傲的坐到客厅沙发上,悠然的翘起二郎腿,丝毫不将自己当外人,甚至还尖声命令阮白:“看到婆婆过来,还不赶紧过来给我倒杯茶?”

  阮漫微实在看不惯她那种颐指气使的态度,刚要跟她吵,阮白却拉住了她的手。

  她走到茶几旁,拎起茶壶给张雅莉倒了一杯茶:“您这次来,究竟有何贵干?”

  她这个所谓的婆婆可不是省油的灯,向来无事不登三宝殿,这次又想找什么事儿?

  “怎么,我没事就不能过来了?这可是我儿子的家,不是你一个人的,你也不过是寄居在我儿子的别墅罢了。要不是少凌养着你,要不是他执意要娶你回来,你哪里能过得上这种滋润的贵妇生活?”张雅莉恶狠狠的瞪了阮白一眼,言辞刻薄。

  哪怕阮白嫁入慕家已经两年多时间,可她还是怎么看这个儿媳都不满意。

  阮漫微一听可不乐意了,立即寒呛出声:“亲家母这话什么意思?什么叫你儿子养着我侄女?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两年前慕少凌已经将t集团大部分股份,全都转入到阮白名下,你儿子现在虽然任职t集团总裁,但也不过是给我侄女打工的而已……”

  “再说了,两年前你儿子出事的时候,是我侄女凭借一人之力,撑起了你们慕家所有的烂摊子,所以这两年你才有金钱和底气继续维持你挥金如土的奢靡生活。不然,你以为你每天你拿什么打扮的花枝招展?我说,你不懂得感恩也就罢了,竟然还在这里说三道四,你摆什么婆婆的架子呢?张雅莉,你摸着你的良心说说,阮白自从进了慕家的大门,你可曾尽过一丝作为婆婆应尽的义务?”

  这番话特别一针见血,呛得张雅莉那张脸又青又白。

  想到儿子竟然将公司股份都转移到这女人名下,她就气得心肝儿疼,不由得插起腰骂道:“我儿子还不是被阮白这个狐狸精蛊惑,才将财产都转移到她名下,总有一天他会幡然醒悟,不可能被迷惑一辈子!还有,我在这教训我媳妇,阮漫微你这个外人插什么嘴?不过也就是一个得了癌症快死的女人罢了,你有什么资格?”<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此情惟你独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异界召唤之千古群雄只为原作者阮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阮白并收藏此情惟你独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