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左风等人出现在绝灵河的岸边之时,他们一时间都被眼前所见震撼的说不出话来,其中也包括那位冰原一族的族长暴雪。gmshuwu.com

  在来到这里以前,所有人对于极北冰原内部的情况,都有一个大致上的了解。不论是从各种书籍中读到的情况,又或者是从暴雪口中的叙述中了解到的。

  可不论怎样大家都无法将脑海中的极北冰原,同如今眼前所见到的极北冰原联系到一起,因为那种差异实在太过巨大。这种巨大的差异,导致了众人在心中震撼之余,同时也对继续前行产生了一丝犹豫。

  这种犹豫和迟疑来自于内心的恐惧,不论多么强大之人,哪怕是幻空和暴雪,他们的内心之中同样会有恐惧。

  之前在绝灵河上的遭遇,同样是导致他们内心恐惧的一部分原因。想想一名御念中后期的强者,就因为沾染上了“河水”便直接陨落,甚至灵魂都被河水吞噬,大家哪里还敢小看这片极北冰原。

  尤其是上万年来都未曾有过变化的极北冰原,突然摆在眼前是如此一幕,大家当然会对继续前行抱有一种深深的恐惧。

  “暴雪前辈,这种情况从未发生过?那么一些与之类似的改变也从来没有么?”左风吸了一口冰寒刺骨的空气,望向一边的暴雪问道。

  下意识的摇着头,暴雪用一种不知是恐惧或是激动,变得有些颤抖的声音,回答道:“不要说是与之类似,这么多年来我就从未曾见到过,渡过绝灵河后的大冰原,有过哪怕一丝一毫的变化。”

  听到暴雪的回答,左风目光有下意识的转向了一边的幻空,而幻空也是双眉皱紧的摇了摇头,回答道:“在夺天山的记录当中,即使是万年以前,也从未有过如此惊人的变化,我无法相信,眼前这一切就是最近才出现的!”

  大家似乎都将最后的希望,放在了幻空的身上,所以在幻空说出,夺天山也没有任何记录的时候,大家一颗心此时也都如坠冰窟。

  众人缓缓抬起头来,将目光重新投向远方,虽然极北冰原始终处于夜晚,但是众人的目力都非常强,十数里范围的景象都能够看的清清楚楚。

  只不过摆在众人面前的是起起伏伏的冰川,纵横交错间仿佛没有任何规律的横梗在众人面前。所以大家即便目力很强,在一定距离后还是被冰川所阻,可就是眼前所见的景象,便足以让众人心神震撼,甚至有种发自内心的恐惧。

  “那些冰川之间的裂缝,不仅仅是强烈的劲风,同时还有着恐怖的陷空之力。如今还只是靠近裂缝,我们就感到脚下不稳,若是处于裂缝上空,恐怕凝念期强者都无法御空。”

  能够借助此地天地规则后,幻空的实力也只能勉强达到育气中期左右。然而他对于周围环境的情况,反而要比暴雪感知的更加清晰。

  没有人会怀疑幻空的判断,因为众人此时此刻就可以感受到,周围无时无刻不在流动中的强风,那些冰川裂缝就好像巨大的口,正在狠狠的向内抽气,要将周围的一切都吸入到下方的裂缝当中。

  更为可怕的是,那巨大的抽气当中,还有着幻空所提到的陷空之力。因为大家即便双脚踩在结实的冰川上,仍旧会感受到,那种来自于脚下的吸扯力,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人们。

  要知道一般情况下,陷空之力是在人们飞起,甚至是飞到一定高度的时候,这陷空之力才会产生作用。可是现在这陷空之力,却是只要大家身处其中,就会无时无刻不受到影响。

  从接近岸边开始,暴雪的目光便深深的凝注在空中,此刻他接着幻空的话继续说道:“你们应该看得到,这片天空之中,那些如巨蛇般游走的光芒吧,他们是极北冰原所特有的极北寒光,所拥有的破坏力,就连御念期巅峰强者,都有陨落的可能。”

  大家骇然抬头望去,一个个面露惊容,如果说下方的冰川裂缝,所代表的是一种未知的恐惧,那么眼前这极北寒光,所象征的就是绝对的破坏力。毕竟那是能够将御念期强者击杀的存在,在场这些人又如何会不感到恐惧。

  “这也就是说,不仅仅是地面的裂缝,还有这空中的极北寒光,都会将我们限制在地面上活动,哪怕是神念其强者,也同样无法正常御空而去。”

  左风看了看空中,又看了看眼前的那些冰川裂缝,得出了一个他十分不想承认的结论。众人听到左风的话后,面上的神色也显得极为难看。

  幻空却是平静的看着这一切,似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武逆焚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异界召唤之千古群雄只为原作者疯橘子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疯橘子并收藏武逆焚天最新章节